发改委放风成品油定价机制要改
2010-9-13中新网
  “2009年5月份公布的油价管理办法仅仅是试行,这本身就说明该办法还不完善。经过一年多的试运行,我们也发现了很多的问题,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具体操作上确实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这段来自国家发改委一位官员的话最近在业内广为流传,据知,这已是发改委第三次放出调整油价机制的“风声”。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传言已久,“靴子”却迟迟未见落下。
  诟病:参照对象太模糊
  根据2009年5月出台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下简称《办法》)规定:国际市场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时,发改委价格司即可相应调整汽柴油及航空煤油等成品油价格。
  然而,“22个工作日”、“4%的变化幅度”的字眼,却一直为业内人士广为诟病―――太模糊。“涨还是不涨,根本不是这两个数字能说清楚的!”广东省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打趣地说,“谁能猜得到发改委什么时候调价呢?!”
  “发改委调价公式参照的‘国际油价’是一个国家级的机密概念,我们只从一则外电中得知是以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原油作为变化率价格参数。”姚达明一再解释:“有时候,我们发现发改委使用的是国际油价标杆WTI(纽约商业期货交易所西德州轻原油期货)的22天平均值(M22)来计算的;有时候看中的又是布伦特油价,让人大跌眼镜。”
  记者根据历次成品油价格调整发现,《办法》出台后,2009年的6月1日、6月30日、7月28日油价分别调整了3次,看起来都非常遵循“22天”的游戏规则,可是接下来变化却越来越大,下一次调整已经是2009年的9月1日、11月9日,再接下来已经是半年后的2010年4月14日、2010年的6月1日。
  “如果还是22天有效的话,我估计9月1日左右也是一个‘调价窗口’,”姚达明笑说,他已经不能确定这个窗口还是不是“窗口”了,“只能说,按照《办法》计算,我估计这个窗口不会调价”。
  建议:触发性调价更可行
  实际上,在国内油价没有变化的日子里,并不是国际油价没有达到发改委提出调整的条件。
  例如去年的10月末、11月3日、11月5日,先后出现三次“调价窗口”,每次都有不少车主提前加油,但最后都证实是流言;今年的7月末,下调成品油价格的两个条件也一度双双满足,舆论也纷纷提示价格调整窗口已现。然而,发改委不仅没有调整成品油价格,反而对外发表尚未达到调价条件的言论。
  前者,造就了石油巨头的“一石三鸟”:提高批发价格、清空库存、赚到差价;后者,大大积累的反弹空间,抵消了该降价的空间。于是,业内人士纷纷质疑,出现“该调不调”的情况也许证明成品油定价机制已经“名存实亡”。
  “我一直建议采取‘触发性’调整。”姚达明指出,“‘触发性调价’比现在的‘按时调价’更可行。当国际油价达到一定涨幅或者一定跌幅的时候调整油价,这样人为预测性会相对减少,也减少中间流动商从中‘囤油’的机会。”姚达明强调:“‘触发性’调价可以逐步缩小调整临界,最终达到与国际市场完全接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