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新闻报道慎用词曝光的背后
2010-8-13国际在线
  报道集团公司经营业绩时,不使用“垄断”、“暴利”、“豪门”、“大腕”、“衰退”等词汇――最近在网上流传一份《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新闻报道和公文稿件慎用词汇表》,对涉及“集团公司领导活动”、公司“经营状况”等九个部分的新闻报道中慎用的词汇和应用词汇进行了归纳总结,涉及上百个词汇。引语中称,制定此《词汇表》是供新闻发布之用,为了“正确引导舆论”。
  浏览中石油制定的这份《词汇表》,感觉像是一个明明很膨胀的人,偏要装得很低调很矜持,过度的谨小慎微,与其说是态度严谨,倒不如说是树立形象以“引导舆论”之欲望切切。人说“大国企小政府”,这话想来是绝对不错的,政府少不了宣传部门,中石油这样的大央企同样如是。只不过从《词汇表》看来,设置此类宣传规范的主要作用,是要掩盖一些东西,同时又试图制造一种错觉。
  中石油煞费苦心地要“正确引导舆论”,成功与否先不去谈;单从用心来看,必然是自我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并不准备改变或者无法改变,而只是在对外宣传时借用词汇表达上的咬文嚼字来掩盖事实制造假象。比如,集团公司领导下基层明明是“考察”与“视察”的形式和待遇,却偏只说“调研”、“检查”,好像这样宣传就能撇清集团公司领导官员身份的嫌疑;又比如,明明是“垄断”是“暴利”是“豪门”,但坚决不允许这些词汇在宣传文件上出现,仿佛这样人家就不会那样去思考去评价。
  中石油这样的大企业,之所以对于咬文嚼字的工作如此看重,当然不会是随便多此一举,而必然是自觉大有必要。换言之,它这么用心地咬文嚼字,不仅符合自身利益的需要,同时也还符合其他利益主体的需要。相比之下,能否“正确引导舆论”本身,倒似乎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许连中石油自己也并不对此抱有多大的信心。
  必须承认,无论它怎么咬文嚼字,公众毕竟还是拥有自我评价与自我定义之自由,写在纸上的舆论也许能够引导,写在心上的口碑却绝无可能;更何况,随着言论空间的逐步放开,实现前者也越来越困难了,不仅谨遵此《词汇表》的媒体被受众严重看不起,“垄断巨头”的帽子更是俨然成了良知媒体普遍用以形容的固定称谓。
  这么说,中石油编制《词汇表》以“正确引导舆论”的良苦用心,多少有些白费的嫌疑;倒霉也许就倒在,经过这么些年的广而告之洗礼,公众越发不信广告信疗效了: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更不是在怎样说上咬文嚼字,而是做了什么,尤其是已经或者将要怎样去做。倘若你明明就是“垄断”就是“暴利”,你自己固然很小心地严防说漏嘴,但公众同样足以用切身体会去感知;于是,咬文嚼字的唯一效果,除了让自己表现得更加虚伪之外,似乎也就只能引发他人更为深沉的厌恶了。
  可爱的阿Q先生是一位癞疮患者,所以非常忌讳别人说“瘌”字,后来连“光”、“亮”、“灯”、“蜡烛”等也都非常忌讳。享受垄断地位和垄断利润的中石油,当然非常痛恨别人说它垄断说它暴利,于是将咬文嚼字的工作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在这一点上,两者似乎有着惊人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