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报道忌语”是掩耳盗铃
2010-8-13华商晨报
  看到中石油充满着中国“话语政治学”特色的《词汇表》,不禁令人哑然失笑。不允许报道用“垄断”和“暴利”,就能改变“垄断”和“暴利”的现实吗?这样的文字游戏,纯粹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罢了,舆论和公众又不是聋子和瞎子。
  中石油的报道忌语并非孤立的现象,而是在不经意间暴露了中国的一门广博精深的官场学问,这种学问有不同的名称:舆论操纵学、公众忽悠术、政治修辞学、文字游戏学、媒体障眼法--意思是相同的,都是通过话语的修辞来粉饰真相,玩弄文字游戏来欺骗公众和操纵舆论。这种政治修辞学信奉这样的原则:现实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关键你怎么去解释和报道。
  世界是话语构造的世界,现实和真相,终须通过语言表达出来,垄断了话语权,也就垄断了对事实和真相的阐释霸权--这就是“政治修饰学”、“公众忽悠术”的语言哲学基础。比如,房子明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暴力强拆的,房主出门办了点儿事,回来后就发现房子被拆了--即使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借用话语的艺术,强拆者可以解释为“不小心碰倒的”,将赤裸裸的暴力强拆粉饰为一个偶然的意外,这 样的解释,实质上就是一次霸道的强权对“话语正义”的强奸。
  最有意思的是近来流行的另一个词,叫“有害气体无害”。南京化工厂发生爆炸案后,公众对有害气体爆炸可能引发的污染充满担忧,立刻有官员通过某媒体解释说:有害气体无害,不会伤害环境和人员。虽然这话有着明显的逻辑悖论,差不多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因为话语权和阐释权掌握在公权手中,他们可以无视逻辑,肆无忌惮地进行包装和粉饰。
  这样的政治修辞学在我们的舆论中大行其道,我想,有这种“报道忌语”的不只是中石油,每一个掌握着信息发布权的部门和单位,可能都有类似于此的词汇表。这样的政治修辞,表面上是几个形容词和名词的事儿,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操纵舆论意识。
  可惜舆论早就不像过去那么好操纵了,崛起的网络打破了这种信息的垄断,所以,这样的话语操纵越来越失去效用。垄断就是垄断,暴利就是暴利,中石油再慎用也是徒劳的,舆论根本不接受他们的“引导”。你看看,舆论还不是满天飞地对中石油垄断和暴利进行谴责和指控?“有害气体无害”这样的解释也只能成为舆论的笑料。
  由中石油的报道禁语,想起央企的新闻发言人。去年国资委称央企将设新闻发言人引导舆论,为国企改革发展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这样的新闻发言人,与中石油的“报道忌语”在逻辑上是一致的,实质都是想操纵舆论。垄断国企寄望于这种政治修饰学和舆论忽悠术改变自己的形象,那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