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东海油气开发首度换文谈判
2010-7-28国际金融报

    7月27日,中日两国在日本东京举行首次东海问题原则共识政府间换文谈判,中国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和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斋木昭隆等出席了此次会议。
  中日两国从2004年开始就东海油气开发已经进行了十多轮的谈判,并在2008年6月达成了原则性共识。这在当时被专家解读为在东海问题上“迈出的第一步”。根据协议,当时中日双方决定:“本着互惠原则,在上述区块中选择双方一致同意的地点进行共同开发。具体事宜双方通过协商确定。”双方还同意,为尽早实现在东海其他海域的共同开发继续磋商。
  建立合作基金?
  在本次会谈前,中日双方同样做好了铺垫工作。在今年5月底温家宝总理访问日本期间,就与时任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确认了两国合作开发的政治意向。而接任首相菅直人也视东海油气田问题为“战略互惠关系的象征”。
  “现在其实已经进入细节谈判阶段。由于一定程度上关乎到中国的经济命脉及切身利益,中日双方在谈判中不会轻松。”7月27日,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崔新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相关的利益分配、油气资源的具体介入及权益比重、两国及相关的企业的协调问题都是双方可能产生分歧的重要因素。与此同时,日本媒体也预警称,“会谈不会草草了事,将是一场持久战。”
  事实上,双方在2008年中日达成的共识中,包括划出一块2600多平方公里的共同开发区。同时,中方允许日本企业出资参与开发春晓油气田。这在某种程度上为中日双方的谈判奠定了友好的基调。
  “光有基调并不够,还要正视中国目前在东海开发上的局限。”崔新生说,我国的生产技术尤其是油气资源开发商的技术相对薄弱,这是中方在谈判中的相对劣势。
  “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中日双方应该建立一个海洋资源争议区域的权益基金。”崔新生进一步认为,中日双方所有的开发项目可以共同出资形成这个基金,进而共同在东海开发问题上受益,此外,还可以对相关区域进行公开且透明的评估,以进一步明确这其中的利益。
  美国隐身其中
  谈判又将对中日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崔新生认为,由于谈判尚未有明确结果,相关的影响尚难评估,但双方终将会把本国利益摆在第一位。
  “需要指出的还有,中日在东海问题上的谈判或多或少还是出现了美国的身影。甚至可以这样猜测,日方参与谈判甚至可能已经得到了美国方面的默许。”崔新生指出,在油气开发上,日本人本身并不掌握相关的技术,这些都是为美国人所掌控。
  “其实,通过这么多次谈判,日本方面的经验恰恰也可以为中国所学习,比如,日本企业参与春晓油田的开发。”崔新生指出,日本本身是个资源极度缺乏的国家,之所以这么多年四平八稳,且未传出能源资源不够用的信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在于其合理的能源布局和不断对相关油田的参股行动,“在可能的情况下,这应该为中国的相关决策部门所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