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资本挺进油气领域须跨“三重门”
2010-5-31
    据中国证券报5月25日报道,油气领域相对开放的下游产业与几乎是绝对垄断的上游产业形成鲜明对比,“新36条”拿传统垄断势力最为强大的油气“开刀”,无疑是一种魄力。
    是投资利润丰厚的上游勘探开发,还是投资回报稳定的中游管道建设运营,民营资本已经能自由选择了吗?有钱就能参股投资、分享收益了吗?民营投资油气的大门是敞开了还是半遮半掩甚至是“玻璃门”?答案似乎不那么简单。
    勘探开采“玻璃门”
    “油气很多领域里政策从来也没有说过不准民营资本进入。”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世宪说,许多时候是民营资本自身资金规模、技术能力等水平达不到、无法进入,或者对现有的投资回报不满意,所以不愿进入。
    诸多业内人士均表达的一致的看法:民营资本希望进入的是利润丰厚的油气上游领域。但分析人士称,政策即使在油气勘探开采上游没有对民营资本竖起墙围,也并不意味着民营资本真的可以自由进出,至于呼吁放开原油进口权给民营企业,更会直接触及石油公司的垄断利润,难上加难。
    首先,国内已开发和有潜力的油气区块已经划分完毕,民营资本已经不可能再拿到适合勘探开采的区块。其次,民营资本没有足够的技术水平和资金实力投入风险勘探和开采。“民营资本的特点是资本充足,但对涉猎有关行业的技术并不成熟。”央企中联煤层气公司经营管理部副主任张政说。
    由此形成的结果是,目前民营资本在上游的参与主要是油田服务领域,而非直接进行勘探开采,在勘探开采领域可能存在“玻璃门”。
    根据准油股份IPO招股书,公司的前身准油技术是中石油新疆油田公司准东采油厂主辅分离改制而来,公司的管理层以前是准油技术的职工。这种与石油公司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有助于剥离后继续获得石油公司的一些相关业务。
    “如果没有任何的背景,民营资本想要涉足油气特别是勘探开发以及服务领域,即使是石油公司自己放弃开发的区块,也太难了。”一位能源行业浮沉多年的老专家频频摇头。
张政和还指出,民营企业如果要参与油气勘探开采,需要到工商部门申请扩充经营范围,如何审核其资质,也就是市场准入条件,现在还是个问题。
    中国能源网首席技术总监韩晓平表示,中国天然气产业垄断发展了30年,产量和消费量还不到1,000亿立方米,只能说明石油公司没有投入足够的力量,发展天然气产业的积极性不会高于发展石油产业。
    “鼓励民营资本参股,有点一厢情愿,国有企业缺乏回报意识,但在开放的市场中还是现实的。”韩晓平说。
    中游管道“百叶门”
    “比起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油气勘探开采领域,中游油气管道建设投资回报稳定、最容易见效益,有可能成为民营资本涉足较多的领域。”张政和表示。这个民营资本已经丝丝渗入的领域,被形容为半遮半掩的“百叶门”。
    中石油规划总院管道专家杨建红介绍,在河南、江苏、湖南等地,已经有民营资本参股、控股甚至独资建设天然气支线管道。“这些民营资本建设的支线管道,其内部收益率能够达到12%的市场平均水平,除了建设之外,管道运营也交给他们做,运营者收取管输费。”杨建红说。
    不过他指出,民营资本主要是借助地方政府的力量。
    许多地方政府已经自行规划当地的油气管网,然后与中石油的大型基干管道进行衔接。民营资本通过与地方政府达成一致,获得支线管道的建设运营权,主要获取管输费等收入,而管输费是国家控制的。中石油仍然掌握气源和下游市场,因为在管道项目立项时就必须明确70%以上的下游客户,所以作为管道运营者的民营企业并不拥有可供自己支配的气源。
    “中石油并没有完全放弃支干线的规划和建设,许多时候是‘一线一议’。”杨建红说,民营资本是否参股、参股多少,中石油要跟地方政府和管道、燃气公司谈。
    不过,大型基干管道的建设和运营仍然牢牢把持在石油公司手中。“这是不可能放开的。”前述石油公司的老专家说,“如果石油公司不能控制主干管网,对下游需求的控制就失去了力量,甚至连石油公司之间在主干管道上彼此参股都是互相排斥的,更不用提民营资本了。”
    西气东输一线曾考虑埃克森美孚、壳牌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三家外资公司各拥有15%的股份,中石油拥有50%,中石化拥有5%股份。但外资和中石化相继撤出,最终由中石油独资建设运营。在此之后,国内的大型基干管网基本都由石油公司独资建设运营。
    大型基干管道从立项到石油公司的规划,对于参股公司的资质、规模等都有非常高的要求。“民营资本只能搞一些小标段,比如技术要求不高的、一般的辅助性工程,如果参与对于大型长输管网建设他们的能力不够。”张政和说。
    另外,中石油还希望统筹国内的天然气主干管网建设的同时,将规模化生产的煤层气也纳入主干管网,但这个念头立刻遭到民营资本的强烈抵制。一位煤层气市场销售公司人士尖锐地说:“这个新兴的行业本来已经有国有、地方、民营和外资多种资本进入,如果通过进入主干管网把气源都收归到中石油,煤层气下游市场岂不又将像天然气一样受制于中石油?”
    分析人士指出,未来煤制天然气的外输有可能实现自行修建长输管道,因为目前上马的煤制天然气的规模动辄几百亿立方米,无法并入已有的长输管道,只能新建。不过,有能力建设大规模煤制天然气项目的除了央企外,也多为实力雄厚的地方国企,能否让民营资本参股也很难说。
    下游销售“旋转门”
    在油气行业上中下游,唯一对民营资本敞开的大门是下游成品油销售和城市燃气领域。民营资本的收益受制于石油公司的发展战略和国家政策的频繁变化,一不小心就会被“旋转门”甩出去。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指出,加油站方面,中石油和中石化占据了半壁江山,仓储企业民营和外资能占到2/3,批发企业中民营能占到2/5。民营资本虽然仍面临成品油零售价格的政府定价风险,国有石油公司在原油配额、成品油批发价等方面的限制,但其存在已经成为终端加油站市场价格竞争最有力的推手。
    民营资本在城市燃气领域已经遍地开花,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城市燃气公司主要是民营公司。在已经形成一定管网规模的城市,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民营燃气公司的盈利能力都表现良好,毛利率可达到30%以上,而许多国有燃气公司经营状况一般。
    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秘书长迟国敬表示:“对于民营资本而言,以往存在有的大中城市很难进入,或者占股比例比较低的问题,强势的地方政府倾向于支持自己的地方燃气公司。”他指出,随着政府对民营资本的鼓励政策,以及中国天然气资源多元化、供应量不断提高,地方政府的终端议价能力将提高,有利于民营和外资的发展壮大。
    “不过,民营燃气公司也在寻求向中上游发展。”迟国敬说。全国最大的民营燃气公司新奥燃气已经以城市燃气为基础,形成能源分销、能源化工、太阳能源的清洁能源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