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36条”:观望气息浓厚
2010-5-31中华工商时报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在“非公经济36条”颁布后,种种的“玻璃门”、“弹簧门”已经让很多民营企业望而却步,面对“新36条”的颁布,尹明善毫不讳言:“当前在民营企业当中有一种观望,甚至有一些失望的情绪,对‘新36条’没有引起兴奋,这个不对,我们自己不来讲,谁来讲?”
  而在陈理看来,“新36条”的可操作性大大增强。
  “新36条”并没有给民营企业带来了过多的喜悦,这种喜悦似乎在“非公经济36条”颁布之时已经提前透支。
  5月19日,在中国民营企业竞争力论坛上,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显得有些激动:“民营企业当前要为‘新36条’的宣传竭尽全力。”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在“非公经济36条”颁布后,种种的“玻璃门”、“弹簧门”已经让很多民营企业望而却步,对“新36条”的颁布,尹明善毫不讳言:“当前在民营企业当中有一种观望,甚至有一些失望的情绪,对‘新36条’没有引起兴奋,这个不对,我们自己不来讲,谁来讲?”
  “新36条”出世
  5月13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新36条”),要求各地“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
  “新36条”明确指出,要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进入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市政公用事业、社会事业、金融服务、商品批发和现代物流、国防科技工业等六大领域18个行业。这些领域,目前大多为国有企事业单位垄断。
  2005年,国务院曾出台《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经济36条”),这是国内第一部促进非公经济发展的系统性政策文件。
  “这应当是中国改革开放32年来对民营企业最最优惠的文件,单从名称看,以往都是讲非公有制经济,这一次政府竟然讲中国民营经济了,这个绝不是小的变化。”尹明善说。
  目前,中国的民间投资已成为社会投资的主体。2009年,在全国城镇资产投资中,国有及国有控股资本投资占44.6%,民营经济投资占48.1%。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孙晓华当天也在论坛上提到,目前仅私营企业就达到740多万家,占我国企业总数的70%以上。
  “2005年颁布‘非公经济36条’的时候,主要基调是调控,那个时候各个领域开放并没人响应你,但是现在楼市、股市以及通货膨胀问题接连出现,我认为国务院出台‘新36条’是由衷地认为发展民营经济才是解决当前股市、楼市、金融危机探底的最好办法,所以我们要抓住机会。”尹明善说。
    未来效果仍待观望
  然而经历了对“非公经济36条”的期待与失望的转换,面对新政,这一次民营企业显得异常沉默。
  “我国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尽管政府加大了很多政策扶持力度,但也还存在着很多现实的困难,比如说‘玻璃门’的问题、‘弹簧门’的问题等等。”孙晓华说。
  所谓“玻璃门”是指法律上能进入,但实际上进不去,“弹簧门”则是进入了但又被挤出来。发改委方面也表示,由于种种原因,“非公经济36条”中一些政策措施尚未真正落实到位。”例如“非公经济36条”规定,允许外资进入的行业和领域,也允许国内非公有资本进入,但根据有关方面的调研情况,目前全社会80多个行业,允许外资进入的有62个,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的只有41个。特别在金融、通信等领域民营资本进入存在种种“玻璃门”或“弹簧门”问题。
  发改委表示,当前行业准入存在障碍、融资难题未根本解决、民间投资水平和环境待改善是民营资本投资的四大难题,而《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也正是对症下药,提出了四项措施: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的领域和范围;鼓励民间资本重组联合和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推动民营企业加强自主创新和转型升级;清理和修改不利于民间投资发展的法规政策规定和审批事项。
  “大家千万不要期望值太高。”同样出席论坛的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集团副总裁陈理说,“拿36条打一个比方,就像一个人,思想上已经想通了,但是手脚并没有动,甚至有的手根本不想动。”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则更加犀利:“我觉得‘新36条’、‘非公经济36条’,只是表示政府的鼓励,但是你想拿着它当饭吃,难度太大。”他建议,民企可以进入一些新的领域,比如消费租赁等,这些新兴的产业和业态目前没有严苛的规定,“可能这些才是我们民营经济主要的战场。”
 可操作性增强
  “‘非公经济36条’,也不能说它完全没有用,它毕竟存在着一个‘玻璃门’,所以形象地说,上次是看到了摸不着,这次是已经有点推门的这样的一个举动。”陈理如是分析,在他看来,“新36条”的可操作性大大增强。
  据了解,国务院出台的这份“新36条”明确提出,规范设置投资准入门槛,创造公平竞争、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市场准入标准和优惠扶持政策要公开透明,对各类投资主体同等对待,不得单对民间资本设置附加条件。
  而5年前的“非公经济36条”相关条文基本上都是概括性的一句话或者一段话,显然“新36条”的内容更加细化,也更具操作性。
  “对于‘新36条’,我们企业最感兴趣的是金融。”尹明善表示,事实上,全世界大的汽车公司,无论通用、丰田、福特,在汽车金融上赚的钱比造车、卖车的要多。“可是以前我们没有那么多机会进入金融。”
  据了解,“新36条”明确指出,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鼓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金融中介服务机构,参与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的改组改制。“现在我们则可以通过担保公司、小额担保公司参与金融。”尹明善透露,力帆汽车要办一个金融公司,“我估计获得批准的概率要比没有‘新36条’大好多倍。”
  不过,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此前也认为:“如果非要找出点区别来,‘新36条’确实是明确了市场转入的一些具体行业和领域,至于市场翘首以盼或者说在条例出台之前呼吁最多的民间资本进入的具体办法,还真没有。”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应该从企业本身来呼吁,来推动‘新36条’的落实,千万不要重蹈5年前的‘玻璃门’,白欢喜一趟。”陈理和尹明善的观点一致,尽管和几年前比,企业的观望情绪明显增强,但是必须去亲自推行“新3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