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咨询:新36条只是民间资本的集结号
2010-5-31安邦咨询
    为应对金融海啸带来的冲击,2008年11月,中国政府出台了“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随后启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扩大交通、电力、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一年半之后的今天,银监会为防止银行坏账激增,开始严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同时地产调控让楼市陷入观望期。失去了银行贷款和土地出让金的支撑,地方政府手中的资金已十分紧张。
  各地政府负债累累,中国庞大的民间资本却没有出处,只能以哄炒大蒜之类的方式来排遣“寂寞”。仅温州一地,民间资本就达到6000亿,而且每年以14%的速度快速增长。投资渠道的匮乏使中国民间资本陷于迷茫之中。
  此时的中国经济正面临着极其复杂的形势。欧洲债务危机让欧元迅速走低,欧元对人民币一度贬值达16%,光伏、纺织等外贸行业已渐渐感受到寒意。同时,在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中美在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少不了有一番讨价还价。汇率变动的阴影笼罩着处于复苏中的出口行业。如果说去年中国尚能以政府主导的大规模投资拉动经济,以抵消出口衰退的影响的话,现在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似乎已无力再亲自上阵为经济增长冲锋陷阵了。
  国务院于本月中旬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新36条”),其中指出,“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通过参股、控股、资产收购等多种形式,参与国有企业的改制重组,合理降低国有控股企业中的国有资本比例。”这是国务院首次在政策法规方面提出,允许民间资本在改制中控股国有企业,或者较大比例地参股国企改制。目前,发改委正通过相关部门和渠道,广泛收集“新36条”落实的难点和疑点,准备出台一系列的配套细则。
  在当前背景下,“新36条”被视为一阵清风,而不少民间资本的热情也被“新36条”所点燃。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最近参加一个讨论会时,与许多浙江籍老板座谈,发现这些老板都对“新36条”抱有很大的期待。不过,“新36条”是否真能改变民营资本过去的处境,迎来一个自由投资、真正享受国民待遇的新格局呢?
  在我们看来,很难!因为自由投资、放开市场准入,在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市场公平问题,还意味着国有资本放弃垄断,放弃权力。从大的环境来分析,像能源、铁路、电信等垄断行业,都是国家的核心产业,这种核心的垄断产业一旦开放,就意味着中国的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启动!这不是一个什么“新36条”能解决的事情,就算是全国“两会”都不一定能够解决得了。因此,陈功认为,“新36条”只是国内民间资本的一个集结号,要求民间资本团结起来,用某种资本形式来介入市场,参与垄断行业。不过,如果不能真正做到让民间资本进入,一切都是枉然。对于民间资本而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事实上,面对掌控着核心产业的巨型垄断国企,民营资本想要从中分一杯羹实属不易。例如,在石油成品油领域,新华联集团有限公司称,该公司虽然拥有商务部审批的9年油品进口指标,却一直没有拿到成品油的经营权;虽然准备收购核电产业的上游铀矿,却遇到了诸多的困难。
  因此,民营资本虽然可以在“新36条”的号召下通过“抱团”的方式冲锋,但最终能否在垄断行业有所建树,还要看后续政策能否打开一条缺口。
  最终分析结论: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形势,中央希望以“新36条”引导民间资本流向,助力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然而,在关卡重重的垄断行业,民营资本单靠一己之力是难以真正有所作为的,未来的曙光仍在于不断深化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