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凯:防止中日海上摩擦刻不容缓
2010-5-27凤凰网
    日本民主党在去年9月实现政权交替。首相鸠山由纪夫上台执政后,正视日本的战争历史责任,提倡重视亚洲国家的“友爱外交”,呼吁把日中之间的海域变成“和平之海”。以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为代表的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得到了维护,中日关系重归健康平稳的发展轨道,进入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最好时期。随着上海世博会盛大开幕,鸠山首相预定在6月 12日访中,出席世博会的“日本馆日”活动。可以说,中日关系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小阳春。
    不过,中日最近在东海和太平洋上出现对峙和摩擦,吹皱了中日关系一池和谐的春水,引起了不安和焦虑:4月10日,中国海军舰队通过了日本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首次穿越 “第一岛链”,从东海南下太平洋,迈向海军的“蓝水之梦”。当天,中国舰载直升机以90米距离接近现场监视的日本护卫舰“凉波”号,震动日方。
    5天后,日本政府决定开发东海海底热矿藏的稀有金属。由于中日经济海域部分重叠,中国对此不悦。
    4月21日,完成军事演习的中国舰队回航,在冲绳本岛以南约500公里海域,海军直升机再次接近警戒中的日本护卫舰“朝雪”号,在其附近盘旋了两周。
    5月3日,在鹿儿岛县奄美大岛西北约320公里的“日中中间线”日本一侧海域,海上保安厅测量船“昭洋号”遭中国海监执法船跟踪,不得不暂停海底调查活动。日本为此提出强烈抗议。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日围绕着海洋军力和海洋资源所发生的交锋,成为中日关系中的不和谐音。这种被双方称为偶发的对峙和摩擦会不会演变为常态,甚至发展到不慎擦枪走火,引发深度焦虑。日本退役军人茅原郁生针对中国联合舰队穿过冲绳与宫古岛之间海域而造成日本不安一事提到,“台湾海峡属于国际海峡,日本军舰也可以通过”,其对垒之心昭然若揭,深度隐患不容忽视。
    中日政治关系正在打造“东亚共同体”的进程中建立起互信,中日经济合作已因中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变得更加紧密,中日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也在上海世博会和中国公民访日自由行的顺风吹拂下越来越拓广凿深。但是,两国在地区安保合作和双边军事互信方面明显滞后,依然存在着严重的威胁、猜忌和警戒之心。即使中日军舰成功实现了互访,但两国军事互信,尤其是海洋合作并没有真正起航。
    中日是东亚最重要的两大邻国,也是区域安全保障的核心力量。多年来,中日之间存在着诸如东海油气田纷争、钓鱼岛领土纠纷等问题;地区内更存在着台海隐患和朝鲜半岛核疑云。目前,鸠山首相正因冲绳普天间美军基地的迁移问题而焦头烂额,在国内外陷入被动局面。鸠山政权为此祭出了“战略抑制力”(威慑力)的说法来充当其难以兑现政权公约“让美军基地撤出冲绳”的托词,而日本在野党和媒体也掀起了阐释和学习“抑制力”的热潮。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多艘军舰最近在冲绳岛附近游弋,客观上促使日本领导人更加意识到日美军事同盟的必要性。此言不虚。
    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发展、能源运输线不断延长、战略国境日益扩大、军事走向现代化,中国海军从近海防御转向远洋战略,突破海洋岛链势在必行。中国海军肩负着保护沿海地区安全,维护海洋权益、尤其在东海开发海洋资源,保障中东、印度洋沿岸的海上能源运输安全,争取战略生命线,展示军事威慑力等重大责任,都可能与邻国日本的海洋利益形成重叠,甚至发生冲突。面对这种现实,中日两国如何自处,如何对人,如何克制情绪,理性交往,甚为重要。
    事实上,当国力渐强的中国需要更多承担国际责任、需要更多维护自身利益时,这类行动会越来越多。一方面,中日媒体和民众应持平和心态来看待,另一方面,两国政府和军方急需建立互信机制,通过制定相应规则实现军事通报,消除误解、防止误判。无论中日之间,还是规划中的东亚共同体国家之间,都有类似的海洋权益问题。从互相警戒到剑拔弩张,不可能回避摩擦、消除矛盾;由互相理解到彼此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途。在中日关系中,在传统的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之外,绝不能让海洋权益上升为第三个结构性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