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伯江:鸠山“圈海”给中日合作埋隐患
2010-5-27环球时报
    日本最近在东海附近动作频频,引起中日之间摩擦不断。下一步,如果民主党重拾自民党及本党强硬派的“中国威胁论”并体现于政策,中日关系不排除“高开低走”的危险。民主党迄今在安全政策上尚无任何宣示,而年内将迎来政策评估的重要节点——第三次修改决定未来10年防卫政策和军力建设方针的纲领性文件《防卫计划大纲》。
  日本最近在东海附近动作频频,引起中日之间摩擦不断。日本民主党政权上台后,中日经济关系正在从深度依存走向相互融合,国民感情也开始走出低谷,中日矛盾将主要表现在政治和安全上,深化合作的障碍也主要来自于政治安全领域。
  首先,民主党安全政策走向是中日关系最大变数。中日合作能走多远、走多快,关键要看政治安全关系能否处理好。中日关系处于两国国内社会经济巨变、彼此实力对比逆转的敏感期,发展战略、地缘战略碰撞导致矛盾和摩擦在所难免,政治、安全竞争尤其激烈。民主党可能继承自民党的对华基本方针:经济上搭乘中国快车,政治、安全上则以竞争和防范为基调。下一步,如果民主党重拾自民党及本党强硬派的“中国威胁论”并体现于政策,中日关系不排除“高开低走”的危险。
  民主党迄今在安全政策上尚无任何宣示,而年内将迎来政策评估的重要节点―――第三次修改决定未来10年防卫政策和军力建设方针的纲领性文件《防卫计划大纲》。为此,鸠山内阁2月专门设立了“新时代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拟在夏季提交评估报告,作为修订大纲的基础。从初步动向看,有三点引人注目。
  其一,对安全环境的评估颇为严峻。3月29日,防卫省下属智库防卫研究所发布年度评估报告《2010年东亚战略概览》,称日本与“试图增强核军备的中国”及“加速核开发的朝鲜”为邻,安保形势不容乐观。其二,把应对中国崛起作为修订大纲的重点。鸠山指示,恳谈会的工作要着眼于应对朝鲜进一步开发核、导及“周边国家军事实力的现代化”,暗指中国。其三,构建更为有效的安全预防体制。2月,日美举行外交与防务磋商,讨论如何深化日美同盟,而“其中90%内容是针对中国的,且两国在对华认识上达成一致”。日本可能修改一系列基本防卫方针,包括迄今禁止行使的集体自卫权、禁止武器出口等。
  其次,民主党可能对中国打民主人权牌。鉴于手中“战略牌”越来越少,对华如何保持牵制力,是自民党政权末期以来日本外交面对的课题之一。民主党政权也无法脱离这一背景,对外战略调整在相当程度上带有应对中国崛起的意味。须川清司在其《锤炼外交力》中就提出,从大正时期算起,日本的民主制度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这是相对于中国的一大优势,日本外交要巧妙地利用这种优势。对华搞“民主外交”既有国家层面的战略需要,也反映了民主党内人权派的政治理念。
  2009年12月10日,鸠山在印尼巴厘岛民主论坛发表演讲,表示日本愿意帮助推动全球民主化进程,同时“希望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能够在民主与人权问题上有所进展”。日本首相公开谈论中国的“民主和人权”问题,这在自民党政权时期极为罕见。鸠山标榜“友爱”精神,并解释说其核心是承认差异和相互尊重,但实际行动已与之背离。
  第三,敏感问题上摩擦激化?2010年日本又是选举年,防止其国内矛盾外溢、确保中日关系免受“池鱼之灾”尤其重要。2009年2月,时任民主党副党首的前原诚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刻意向首相麻生质询,日本“如何应对尖阁列岛遭(日美之外的)第三国入侵”,引出麻生“尖阁列岛”适用日美安保条约的发言,也引发中日关系风波。这类“以外补内”的政治手法,对强调“国益”、重视民意、外交受内政高度牵引的民主党而言很难避免。
    民主党无意纠缠历史,但党内“战略派”对现实利益问题的关注异常执着,在海洋权益等问题上尤其如此。鸠山曾提出要“让东海成为友爱之海”,但民主党政权实际继承了自民党立法“圈海”方针。这给中日之间的政治、安全合作埋下了潜在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