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难也要从正面报道?
2010-4-13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近几天来,主流媒体正铺天盖地、连篇累牍地报道山西省国有王家岭矿难。但所有媒体报道的角度均为正面,即不断称颂矿难救助队如何在党和政府的正确指挥下,发扬了不怕困难,不惧艰险,救死扶伤,永不言弃的大无畏精神,还把表现突出的救助队员冠以英雄的称号。
  看了、听了这些积极昂扬的报道,总让人有些不大对路的感觉,显得极不自然、和谐。这就好像一个极不负责的人导致了许多人生命泯灭,家庭破碎后,再去营救。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无论在救助过程中他多么卖力、英勇,那是他应尽的责任,有什么必要为其歌功颂德?对此,笔者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困惑,不解其所以然。而这种报道与以往相比大相径庭,以往发生矿难,媒体总是积极配合相关责任部门追查矿难的原因,从而揪出一些官商勾结的腐败内幕来。可此次报道,却从正面歌颂救助人员的感人事迹着手,这是为什么呢?
  网上有一篇由记者王秀强采写的报道,该报道揭示了山西王家岭矿是一家国有大型煤矿,此次发生矿难的直接原因,一是国有大型煤矿竟然没有探水队,在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救援现场,中煤集团一建筑工人对记者道出了实情:“王家岭煤矿安全、通风措施都比较到位,却没有探水队,这是此次事故致命的一点。”二是该矿贵为国有大型煤矿,但在建设施工过程中分段包给不同建筑队,事故现场管理极其混乱,如锚杆质量差,不成行、不成排,托盘不紧固,失效锚杠未处理,帮锚杆支护滞后;锚索不按照设计施工,间排距大,布局乱,同样不成行、不成排,失效锚索至今不处理;后路一直不安排喷浆,立交处煤壁开裂,造成支护失效,严重影响安全;巷道成型差,超挖多处。但上述问题并没有在事发前得到有效处理。报道还反映事故发生后,工人们发现煤矿机关领导都不见了。没人前来救援,气急败坏的矿工们砸毁了煤矿领导办公室的门、电脑、办公桌。矿工们气愤之下把生产部经理曹奎兴打了一顿。到了28日下午四点半才看到救援车辆来到矿上。据记者调查,前往事故现场的家属几乎无一人是王家岭煤矿、山西省政府部门通知,“如果不是幸存工友通知,我都不知道我丈夫现在在哪。”矿工家属杨萍说。3月31日,山西王家岭出租车司机均收到公司发来短信:“凡是矿难家属和记者一律不得上王家岭”。“一位家属开出500元交通费,我也不能拉他上矿。在去往王家岭煤矿路上,政府已经安排了警力检查。”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警方已在进入煤矿的主要干道上设置警力,在距离王家岭煤矿事故现场不足两公里,警方设置了三道防线。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为了确保救援现场顺利开展,抢险救人。”
  看了这所谓的另类报道,笔者真不知道当局有什么理由还要从正面宣传矿难的救助行为。难道只是因为山西王家岭矿是一家大型的国有煤矿吗?那么人们不禁要问,非国有的、私营的煤矿发生矿难,当局就以监管者的身份去追究事故的原因和责任,而如果是国有煤矿发生矿难,当局就要求媒体一律从正面去宣传报道吗?这是什么道理,古语有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过去千年的封建社会尚且如此,到了21世纪的今天,当局者对同样的灾难,却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忘记去转播近日发生在美国据称是自1984年以来有25人遇难的矿难。但不知美国的新闻媒体有没有从正面报道营救过程中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但我们知道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26年以来,美国只发生了一次矿难,死了25名矿工。而中国呢,尽管政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煤矿事故的发生,但中国的煤炭生产百万吨死亡率仍为全球之首。以下是近年来曝光的一些特大矿难:1991年4月21日,山西省三角河矿瓦斯爆炸,至少147人遇难。
  2000年9月27日,贵州省木冲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62人遇难。
  2002年6月20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矿发生爆炸,124人遇难。
  2004年10月20日,河南大平煤矿瓦斯爆炸,148人遇难。
  2004年11月28日,陕西省陈家山煤矿发生爆炸事故,166名矿工遇难。
  2005年2月15日,辽宁省孙家湾煤矿发生爆炸事故,214名矿工遇难。
  2005年11月27日,黑龙江七台河市东风煤矿发生煤尘爆炸事故,至少134名矿工遇难。
  2007年8月17日,山东省华源煤矿发生溃水事故,172名矿工遇难。
  2007年12月7日,山西临汾市洪动煤矿瓦斯爆炸,105名矿工遇难。
  2009年11月21日,黑龙江省鹤岗市附近的新兴煤矿瓦斯爆炸,108名矿工遇难。
  2010年2月23日,山西省屯兰煤矿发生瓦斯爆炸,74矿工遇难。
  2010年3月28日,山西省国有王家岭发生透水事故,当时有261名矿工正在井下作业,截至12日,其中大部分矿工已逃生或被救,救援人员仍在努力搜寻其余被困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