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价改:千万别“能上不能下”
2009-12-1中财网
    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1月出台,这一消息刚刚传出立刻牵动起人们有关“涨价”的那根敏感的神经。在成品油价格、非居民用电价格纷纷调整的大背景下,天然气价格改革也极有可能加入“价格联动机制”的内容。
  有消息称,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出台后,上游调价后下游或许可以“顺调”,而不必召开听证会。在过去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中,大多数没有价格浮动机制,更不能同步联动。
  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1月出台
  11月份以来,我国诸多地区天然气需求量大幅增加,一时“气荒”之声四起。
  供需失衡反映在价格方面,带来的是天然气批发价格的一路走高,有媒体统计称,国内天然气批发价格在半个月之内平均每吨涨了数百元,平均涨幅超过二成。
  国家发改委已经出面协调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深入挖潜”、“高负荷生产”、“稳定供求”等成为政府部门对天然气生产企业的要求。
  居民生活用气和公共设施用气的需求被列入“首先保障”的范围,这似乎是给普通群众吃了一颗定心丸。然而,即使是在有气可用的前提下,也没有什么比天然气价格更能牵动人们的神经。
  于是,进一步的消息传来:国内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的送审稿目前或已由国家发改委上报至国务院,只待最后审定,“如果不出意外,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会在明年1月份正式出台。”
  有关人士称,征求意见稿对天然气定价拟采用加权平均法。
  沈阳价格须看“整体安排”
  在全国众多地区天然气需求攀升、供应吃紧的情况下,沈阳显然无法独身于事外,此前沈阳方面曾透露,已经派出6支采购队伍分赴新疆、内蒙古、青海等气源产地采购。
  不久前沈阳燃气系统曾经就目前的成本做过计算:外购车载液化天然气每立方米价格为6.5元,沈阳市民使用的燃气价格每立方米为2.4元,工业用燃气价格为每立方米3.6元,而沈阳市外购高价车载燃气已经占到了供气总量的50%以上。
  至于面向市民的煤气销售价格是否调整,显然这是比较敏感的议题,一位系统内的人士透露,按照现行的程序,沈阳市气价如调整需要召开听证会,至于不久之后是否考虑调价,“需要看全国、辽宁和沈阳的总体安排。”
  “亏本买卖”难以长久维系
  就生产领域而言,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油气公司在事实上处于“寡头垄断”地位,而对于普通居民来说,燃气公司又具有天然的垄断性。
  如果这样简单地衡量,普通居民似乎会在与天然气产销机构的博弈中处于劣势,不过谈及调价,站在燃气公司角度分析,又的确存在“不得不调”的苦衷。
  采购环节的成本一再上升,下游销售环节的价格受到严格的限制,这让燃气公司在现实中做起了“亏本买卖”:沈阳燃气公司几天前称,已亏损近亿元。
  高价买、低价卖的尴尬局面,让燃气公司方面经受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毕竟“赔本赚吆喝”的生意,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难以长久维系。
  居民期待:万不可“涨价容易降价难”
  本次传出的天然气价格改革,其动因之一在于“我国需要大量从国外进口天然气,价改就是让国内气价与国际联动。”
  这自然让人们联想到成品油的情况,同样在“与国际接轨”的名义下,成品油价格今年已历经8次调价,其中5升3降。很多人质疑油价“涨多降少”、“涨价时高歌猛进、降价时吞吞吐吐” 。
  而今,天然气再传“价格联动”,一些沈阳市民甚至简单地将此看做是涨价的另一种说法,“我就怕价格一旦涨上去就降不下来了。 ”沈阳市民张莉说。
  也有人提出,既然要建立联动机制,必须及时将相关信息公开,涨的时候清清楚楚,降的时候也不能拖拖拉拉、甚至“缺斤少两”,万不可“涨价容易降价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