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岩——未来油气勘探重要领域
2009-8-1石油商报
  随着我国中、新生代含油气盆地中火山岩油气藏的不断发现及各油区勘探程度进一步提高,构造油气藏、碎屑岩油气藏的勘探开发难度和风险日益增大,而火成岩油气藏作为油气勘探的新领域,近几年来引起了普遍关注。
  中国工程院院士康玉柱指出,要寻找新的资源,首先要敢于打破传统找油方法的束缚,创新找油思维和技术,火山岩储层可形成亿吨级的大油田,应关注各时代火山岩的成藏和分布,并将其视为石油勘探的重要领域之一。
  具备基本成藏条件
  岩石分火成岩、沉积岩和变质岩三大类,我国多年来以在沉积岩中寻找油气资源为主。而地质工作者经过长期勘查研究发现,在火山岩中也能找到石油和天然气,因为其同样具备油气成藏条件。
  作为一种有机化合物,石油最基本的元素是碳、氢、氧、硫、氮等。这些元素在形成烃的过程中需要热量,而火山活动释放出的大量热能,促使地层中的生物、微生物等有机质分解化合成烃类化合物,从而形成石油。
  火山活动中高温的岩浆、热液与烃源岩长期直接接触,一方面给烃源岩带来能量,使其在短期内经历异常高温而成熟或过成熟。另一方面,基性岩浆在喷发与侵入时携带大量含氢气体,岩浆作用中会脱出氢气。
  同时,内含的橄榄石等铁镁矿物易在后期成岩变化中蚀变产生氢气,这些氢气会加入有机质的成烃作用,使烃源岩生烃量增大。喷发形成的火山岩一般发育较好的孔隙,有利于油气运移和聚集,而熔岩对油气藏能起到很好的封存和保护作用。
  与烃源岩同期发育的火山岩易形成油气藏。在烃源岩成熟阶段,与火山岩相邻的暗色泥岩会产生大量的有机酸性水,沿层间断裂、裂缝渗入火山岩,发生溶蚀作用,产生溶蚀孔、缝,改善火山岩储集性能。火山岩异常热效应加速了有机质热演化,促使有机质早熟,使油气早期充填火山岩储层,抑制其他矿物充填。
  综合来看,构造作用、封闭条件、烃源岩共同控制火成岩体的油气富集。因此,火山岩油气藏具备生油、储集、运移及保存条件。
  渐受国内外重视
  近年来,世界上很多国家在火山岩油气藏勘探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美洲的美国、墨西哥、委内瑞拉、阿根廷,亚洲的中国、日本,欧洲的俄罗斯、格鲁吉亚,非洲的埃及、利比亚、安哥拉,均已发现数量可观、具有良好开发潜力的火山岩油气藏。
  我国的新疆克拉玛依、大庆松辽盆地、内蒙古二连、辽河兴隆台以及山东的济阳坳陷、黄沙坨油田,都已开发了火山岩油气藏,开发前景十分广阔。其中,新疆准噶尔和塔里木两大盆地的石炭—二叠系火山岩非常发育,分布广泛,已发现石西油气田(以石炭系火山岩为主要储层的亿吨级油气田)、滴西气田、五彩湾油气田及夏子街油田等,两大盆地的火山岩已成为新疆地区的重要勘探领域之一。
  勘探前景可期
  随着花岗岩油气藏和火山岩油气藏的不断发现,其油气来源和成藏模式也备受关注。
  近代研究表明,花岗岩和火山岩中有大量的烃可成为油气藏的物质基础。盆地中地壳的低速高导层可能是油气的主要来源,而花岗岩、火山岩的风化壳是油气成藏的最佳储集层,断裂则是最主要的运移通道。花岗岩和火山岩油气藏将是未来勘探的重要目标。
  大庆徐家围子天然气勘探的重大发现和近几年对深层火山岩天然气藏研究认识的不断积累,展现出火山岩勘探的良好前景,但仍有许多基础的火山岩地质科学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如火山岩和区域构造时间、空间的匹配关系、火山岩储层的形成机制、火山岩油气藏的成藏机理等。总结和研究国内外火山岩油气藏的研究方法、勘探开发的成功经验技术,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我国大庆、辽河、渤海湾和新疆两大盆地等地区在火山岩中不断发现油气田,说明各时代火山岩是油气勘探的重要领域。业内专家表示,在油气勘探中应关注石炭—二叠系火山岩成藏及其分布,寻找大目标,力争有更大的油气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