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气东输受困再显长尴尬
2008-2-4中国经营报
    犹如长距离运输的铁路线路受到暴风雪挑战一样,长距离运送天然气的西气东输工程也开始经受压力。中国资源“西部供给东部”的经济布局,在大雪与冰冻袭来的时刻,开始显现出自己的脆弱。
  当低温对输气安全形成威胁时,曾被赋予缓解东部能源紧张的西气东输,正面临着既无法保证西部自身供应,又无法保证足量东送的尴尬局面。1月28日,承担西气东输主要职能的中石油已经悄然启动天然气供应紧急预案。然而,这也仅是暂时的“权宜之计”。
  自身难保
  从1月10日开始,西气东输陕西段出现自1957年以来罕见的降雪过程,山西段持续十多天大范围降雪,河南和安徽段十几天内连续3次降雪,湖北段出现近17年来强度最大、范围最广的雨雪冰冻天气,给西气东输管道输气生产带来较大影响。
  “一到做饭时间,家里的天然气就打不着火,”中石油陕西分公司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不少西安市民近期的主要反映。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陕西全省用气量大增,日用气量已连续4天维持在800万立方米以上的高峰,其中1月26日最高用气量达到819万立方米,创历史之最。西安天然气每天实际需求量在480万到500万立方米,缺口达10到30万立方米。
  这其中,近20天的极端异常气候充当了主要诱因的角色,“这是气温骤然下降用气量巨增,导致上游供气压力不足引起的。因为管道有一个日供气能力上限,超过这个上限,供气能力就会不稳定。高峰时段管网的压力更重。”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认为,由于西气主要供应上海、江苏、河南、安徽等中东部省份,在西气管线严重负荷的状态下,长距离输送天然气很难保证。
  记者了解到,途经青海、甘肃、宁夏的涩—宁—兰输气管道是西气东输重要管线,按照设计能力,该管线的日输气量为900万立方米,如今日供气量达到1032万立方米。“加之涩—宁—兰输气管线是单线管道运气,如果再这样超负荷运转下去,管线和气井都将出现故障,青海、甘肃、宁夏三省将面临断气危险。”中石油西宁中油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十分担心。
  在西气东输64家分输用户中,江苏省用户最多、用气总量最大。持续的低温天气,让南京市的燃气日供应量屡创新高,终于“支撑”不住1月原计划的日供应量106万立方米,短短几天一下突破到135万立方米,日用气缺口达到20多万立方米。
  在西气经过4000公里管道输送到的上海,日供应量也一举刷新历年供应纪录。据上海燃气集团1月26日的统计,西气供应明显不足,1月初至今,上海天然气日平均供应量达到880万立方米,25日更是达到了961万立方米的历史高位,再次突破去年12月份创出的903万立方米的前期高点。
  “西气东输工程从2005年1月全线正式商业运营以来,已累计分输和销售天然气近300亿立方米,占我国新增天然气消费量的50%。如果管道严重饱和,后果不堪设想。”中石油副总经理廖永远公开表示。
  根源难解
  1月28日,中石油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所属企业全力做好天然气的生产、运输和销售工作,在确保冬季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切实保障油气市场稳定供应。
  然而,在持续低温却令这种预案,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权宜之计。“西部资源”支撑“东部城市”的经济布局所带来的影响,绝非是中石油一家企业的紧急预案能够解决的。显然,紧急预案解决的只能是短期问题。
  记者了解到,中石油强调,各企业要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全力以赴做好油气供应工作。具体来说,要制定和实施有序供应的方案,优化用气结构,重点保障城市居民、公共事业和重点单位用气需求,调控部门要科学组织管网运营和调控,搞好产、运、销、储衔接,加强资源综合平衡,保障气量灵活调配。
  中石油陕西分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在去年9月中旬,西气东输管道公司沿线防汛工作刚刚结束,中石油就将冬季安全生产准备工作列上日程。“但是再严密的部署也阻挡不了暴风雪的突然袭击。”他说。现在他们的任务是,每天冒着大雪,对陕西段沿线的各输气站、压气站、线路跨越等重要部位进行排查,处理了有可能影响高负荷运行的设备缺陷和安全隐患,保证管道安全生产运输。
  根据总公司部署,西宁中油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启动了《西宁市天然气冬季用气预案》,缩短供气时间,每日早晚供气各3.5小时,日供气量将控制在300万立方米。“这样的错峰供应还没有对居民生活带来大的影响,并且能够适当保证东送。”西宁中油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该负责人称,如果居民生活用气与其他行业用气相冲突,他们将率先保证向居民供气,并适当降低其他公共场所的供暖温度。
  上海作为“重灾”城市,受到了中石油的格外重视。从1月26日起,西气东输向上海增加供应天然气30万立方米/日,最高可供780万立方米/日。“我们已经紧急启动LNG站作为接收点以保证库存,目前可用库存保持在750万立方米。”记者从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宣传处处长王榕处获悉,如果这个量还不足,上海已积极与西气东输和东海平湖天然气方面的沟通,争取增量天然气。
  西气东输面临的弊端,只是中国现有经济与城市布局弊端的一个显现,当极端天气频繁来袭之时,一切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