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将持续占我国进口贸易近半壁江山

2015-9-8北京周报网 梅新育
    天然气贸易是中国保障能源供给的重点
    作为全世界第一工业大国和第一出口大国,保障能源进口对我国经济社会稳定与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天然气又是中国能源进口贸易发展的重点。就世界市场而言,1980年以来天然气就已经成为消费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年均增长率几乎是煤炭和石油的两倍左右;由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特点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中国能源消费和进口中,天然气无疑将是增长幅度最大的品类。2000—2013年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天然气占比从2.2%提高到5.8%,翻了一番还多,预计未来中国天然气消费还将持续高速增长较长时间。
    资源禀赋决定了我国天然气需求增长很大一部分要靠进口满足。尽管新疆本省出产油气,但乌鲁木齐得以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天然气化的省会城市,令其它比乌鲁木齐富裕得多的省会城市羡慕不已,靠的是进口中亚天然气。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短短几年就跃居世界第三大天然气进口国,仅次于日本、韩国;2013年全国天然气产量1178亿立方米,进口量529亿立方米,几乎达到国内产量的一半。预计数年之内,中国天然气进口量就将超越日、韩而跃居世界第一。
    进口需求巨大,加之天然气价格波动性远远高于石油,在较长时间跨度上考察,天然气价格的波动幅度是原油价格变化的两倍、股票价格波动的4倍,加重了从数量和价格两方面保障进口天然气供给的任务。为此,中国需要推进天然气进口来源和方式多样化。如果说小进口国无法兼顾进口规模效益和进口来源、方式多样化,那么,作为一个进口量已经位居世界前列、而且还在持续快速增长的大进口国,中国完全可以兼顾这两点。任何一个大供应方如果忽视了这一点,企图向中国索取过高的要价而反复拿捏中国,结果都只能使得自己在这个增长最快、未来世界最大能源进口市场上自我边缘化。
    国际初级产品市场已经全面步入深度熊市,以美元计价的石油国际贸易价格去年全年下跌7.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还要下跌39.6%,给中国创造了奉行反周期策略、增强谈判地位的良机。在初级产品牛市期间,数一数二大进口国地位意味着在能源进口贸易中常常处于“挨宰”的被动地位,到了初级产品熊市期间则意味着谈判地位大大改善,因为在产能过剩、供过于求的市场上,几乎所有大生产者都会竭力争夺我国这个全世界第二大且增长最快的能源进口市场。事实上,主要油气生产国已经这样行动起来了。
    管道天然气是进口首选
    由于管道运输方式在技术上的突出优点,管道无疑是进口天然气的首选。迄今,中亚国家是我国管道天然气最大进口来源,仅土库曼斯坦一国就提供了2013年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6.48%。随着以下项目完成,中亚国家对华天然气供给还会显著增加: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又称“西气东输三线工程”)已于2014年6月开始向国内供气,根据设计,该工程每年将输送250亿立方米中亚(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天然气和50亿立方米新疆伊犁煤制天然气,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天然气加入西气东输三线工程也正在推进实施。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西气东输四线工程)气源为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途经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从南疆乌恰入境,设计年输气量300亿立方米,预计2020年底全线完工,推动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整体输气能力达到850亿立方米。
    远期,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西气东输工程还有可能进一步向西延伸至伊朗。
    俄罗斯目前在中国天然气市场的份额与其资源和产能不相称,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全面建成运行之后,俄罗斯将跃居中国最重要天然气进口来源地之一。
    已经投入运营的中缅油气管道在中国天然气进口总体格局中只能发挥辅助作用,其价值主要体现在中国西南局部市场,缅甸国内政治性风险还严重限制了这条管线的价值和发展潜力。
    液化天然气将持续占进口贸易近半壁江山
    一般而言,液化天然气成本高于管道气;但输气管道固定资产投资浩大,涉及规模巨大的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而提高了其复杂性,且因资产专用性强而更容易遭到途经国家不可预测风险因素干扰;液化天然气(LNG)则不涉及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资产专用性相对较低,运营相对灵活,因此,进一步扩大液化气进口对中国改善天然气贸易地位不可或缺。
    事实上,液化气在目前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所占地位已经大大高于其在全球天然气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据摩纳哥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Gas Logistics of Monaco,GLOG)估算,2012年,液化气在全世界天然气国际贸易中只占13%,同期油轮运输占全世界原油国际贸易的45%;相比之下,2013年中国进口天然气中液化气占比达47%。当前所有大型开发项目全部完成之后,液化气在世界天然气市场上所占份额可望从今天的15%—20%至少提升到30%。 相应地,液化气在中国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所占地位至少不会明显下降。
    为扩大液化气进口来源,中国企业近年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操作:
    2013年,中石油公司斥资42亿美元收购意大利埃尼公司在莫桑比克天然气第4区块20%权益,未来几年将投资100多亿美元参与莫桑比克天然气开发和液化气生产,该项目首期可望于2018年投产。
    澳大利亚可望凭借西澳大利亚州(西澳州)、昆士兰州等地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而跃居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中国则已经是澳大利亚液化气的最大买家。在2002年8月8日开标的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澳大利亚西澳州西北大陆架液化天然气公司(North West Shelf Australia LNG Pty. Ltd.)胜出,赢得澳大利亚迄至当时最大的单一出口订单,合同总金额250亿澳元,年供气330万吨,供气期25年。此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3.48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项目5.3%股份(只包括天然气和连带的石油,不包括西北大陆架基础设施拥有权),以及为供应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国LNG)25%股份。位于昆士兰州中东部海岸的柯蒂斯岛上建立了全世界最早的一批煤层气转化为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海油是第一家从昆士兰购买液化气的企业,也是世界上第一家签署从煤层气制造的液化气购销合同的企业。
    俄罗斯目前是世界第十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但其资源条件足够支持其竞争世界第一大液化气生产国。在2014年中俄双方企业签署东线管道气合同之前,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已与中石油签订每年从亚马尔气田和海参崴港供应300万吨液化天然气的20年合同,东线管道气合同签署必将推动这个“海参崴项目”加快实施,甚或进一步扩大规模。
    除此之外,经历了“页岩气革命”的美国也是中国进口天然气的潜在重要来源。美国油气产能和生产潜力巨大,近年来正步步进逼世界最大油气生产国地位。在此前的十年牛市期间,“页岩气革命+油气出口禁令”的组合使得美国国内能源价格大幅度低于国际市场价格,有助于吸引工业生产在美落户,推进其“再工业化”;但到了今天的熊市期间,美国国内外能源价差大幅度缩小,加之国际贸易运输成本锐减,油气出口禁令推进美国“再工业化”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却妨碍了美国膨胀起来的油气产业争夺国际市场,这对于美国油气产业堪称生死攸关。近年来,美国政府逐步放松油气出口禁令,最终大幅度取消、乃至彻底废除油气出口管制只是时间问题。
    在实践中,美国液化气企业和政府管理部门对开放和推进液化气出口热情高涨。尽管国际油价下跌打击了美国不少液化气项目的财务预算,资金实力较强的企业仍然会着眼于长期市场份额而大力投入。根据美国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提供的信息,美国有4个液化气码头正在加紧建设,最晚2015年底、2016年初就能开始向国际市场供货。
    在最近几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方每次都要提出美国取消油气出口管制的问题,美方对此的回应也日益升温。开放美国油气出口管制,推动美国在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属于中美“双赢”之举。即使美国原油和液化气不直接对华出口,只要对日本、韩国出口,就是在东亚这个全世界价格最高天然气市场上增加供给,就能抑制天然气市场上的“东亚溢价”,间接改善中国在天然气贸易中的地位。
    (本文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文章
信息订阅
业界访谈
姜兆巍:中油中泰阶梯气价勇当先
提起中油中泰燃气投资集团,大家并不陌生,但是把他与新政策、新技术、新产品、新面貌联系起来却不多见,通过这次…[详情]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