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油气开发难度大

2011-6-721世纪经济报道 侯坤
    中石油可能无法成为俄罗斯寻找北极大陆架联合开发项目的新伙伴。
    俄新社5月31日报道说,负责能源事务的俄罗斯副总理伊戈尔·谢钦表示,俄罗斯不认为中国企业可能取代英国BP石油公司,实施与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以下简称“俄石油”)交换股权与合作开发北极大陆架的交易。
    俄能源部长谢尔盖·什马特科不久前也表示,新的合作伙伴应该具有不低于英国石油公司的能力。俄罗斯原先与英国石油公司(BP)联合开发北极大陆架,但双方的协议已在5月17日到期。
    “由于存在合法开发北极大陆架的期限到期的风险,俄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停止讨论在1月份签署的协议框架内与英国BP石油公司合作的问题。” 俄副总理谢钦说,俄石油将在近期公布开发北极大陆架的计划。俄方已开始寻找联合开发北极大陆架的新伙伴。
    俄石油称,目前收到数家外国石油公司提交的开发北极海上油气资源的合作建议。包括美国两大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欧洲最大的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马来西亚石油公司和巴西石油公司等。
    至截稿时止,记者未就合作谈判进展情况联系到上述国外石油公司置评。中石油尚未就记者的书面提问作出回复。
    北极油气开发难度大
    “在全球化时代,尤其是国际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北极对于各国的意义将更加突出,中国也不例外。”息旺能源原油市场资深分析师李莉指出,北极联合开发难题诸多,首先技术层面的要求就比较严格。
    据专家介绍,海洋石油开发主要面临两大难题,即寒区抗冰和深水问题。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开始研究抗冰装备技术,目前尚没有国家能够十分成熟地解决这个难题。
    “海冰对北极油气开发的影响是个大问题。”中国石油大学海洋结构物学科副教授白莉对记者说,海冰会危及钻井、采油平台的安全,影响油气输送方式。“特别是北极这样常年冰山漂浮的地区,威胁很大”。
    “中国只有在渤海、黄海北部地区冬季遭受海冰的威胁,而这些地区可能和北极地区海洋环境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白莉说。
    不过,白莉认为北欧一些海域和北美的阿拉斯加等海域在海洋环境方面与北极海洋环境应该有一些相同点。
    大连理工大学工程力学系工程力学专业博导、中国抗冰研究专家岳前进说:“北极大陆架油气开发的核心问题是环境荷载问题,即在冰区的作业技术和能力。”
    岳前进认为,美欧技术相对成熟。他说,美国在阿拉斯加积累了多年的抗冰经验,而加拿大、北欧一些国家在寒区作业技术方面也是国际认可度比较高的。
    “浅水的冰区开发相对容易些,但是北极冰区可能水要深一些、冰要多一些,这样技术难度就会相对提高。”
    白莉分析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与欧美石油巨头相比,在深水油气开发的研发技术方面差距至少有四五十年。
    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对记者说,中石油在大陆石油开发方面应该更具优势。
    北极八国“享特权”
    5月20日,俄罗斯RBC报引述俄石油董事会代理主席亚历山大·涅基佩洛夫的话称,“北极项目是俄罗斯石油公司最优先考虑的项目,俄罗斯石油公司将继续推进这个项目。”
    “北极大陆架油气资源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在俄英石油公司出现争执时,这恰是其他国家介入北极能源开发的一个难得的机遇。”国际能源网的相关石油行业分析师对记者指出。
    岳前进说,在这种大型国际合作项目中选择合作方,通常可能不是局限于技术细节,更多的是其技术装备是否完善、经济实力是否足够强大,以及对国家能源大战略指向等综合问题的考量。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指出,如果从北极八国自身框架合作角度而言,中国也并不占优势。
    北极八国今年5月中旬召开北极理事会外长级会议,强调8个北冰洋周边国家在北极事务上拥有“特权”,并讨论了接收观察员问题。中国曾于2009年5月提出以观察员身份加入北极理事会,但遭到拒绝。
    俄政府新闻局日前称,俄副总理谢钦同壳牌公司首席执行官傅赛(Peter Voser)讨论了开发北极和黑海大陆架的前景,以及同俄罗斯公司扩大合作的可能性。
    据俄方消息人士称,目前只同壳牌进行了谈判,近期没有同其他公司谈判的计划。
    不过,俄罗斯总理普京5月28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北冰洋原油勘探开发的新的合作伙伴可能是荷兰皇家壳牌(Shell)。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