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可能很快会提出新的能源涨价要求

2011-6-3

     中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即使中国付出再大的努力和成本,也总是磕磕绊绊。俄新社6月1日披露,被媒体炒作沸沸扬扬的中俄输油费用争端已经被成功化解,正在俄罗斯访问的中国副总理王岐山5月31日在莫斯科与俄方谈判代表就原油运输费用一事达成一致,中国方面同意承担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原油的全程运输费用,发生在俄罗斯境内的运输费用也将由中方承担。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与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代表透露,中方已经向前者转账支付了7800万美元,向后者转账支付了1.17亿美元,从而偿清了石油供应欠款。

  根据中俄2009年达成的贷款换石油协议,中国将向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俄罗斯管道输油公司提供总额250亿美元贷款,作为回报,俄罗斯承诺未来20年内向中国输送原油以抵偿贷款。石油价格以专门的公式确定,各方均未透露具体细节。2010年是该协议实施的第一年。俄罗斯《生意人报》上个月曾报道说,中俄围绕原油运输费用发生了分歧,分歧的主要原因是双方对石油在俄罗斯境内的运输费用究竟应由谁来承担持有不同意见。俄罗斯认为,中国方面应该承担石油交易所产生的全部费用,包括石油在俄罗斯境内的运输费。而中国方面则认为中国只承担原油进入中国境内后的运输费用,俄境内的运输费用应由俄方承担。此外,中方在运价系数方面的立场也有所软化。

  不过,俄罗斯国内的态度却并不满意。据俄罗斯《新闻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中方总共支付了1.95亿美元,但欠款总额为2.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俄罗斯将继续向中方施压。

  对于这样的谈判结果,到底谁抓住了谁的软肋?俄罗斯Troika Dialog公司专家瓦列里·涅斯捷罗夫认为,同中方的对话非常困难,中方是非常厉害的谈判对手。Alor Invest公司专家德米特里·柳佳金则认为,中断对中国的供应将使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东西伯利亚油田项目亏损。他还说,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已经为建设管道投入了大量资金,因此中断供应不是明智的方案。此外,俄罗斯还同时在同中方就天然气供应进行谈判,石油供应方面的问题可能对这一本身就非常困难的谈判产生负面影响。

  看起来似乎是俄罗斯处于劣势,但如果真的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上述结果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中国将会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俄罗斯通过谈判已经找到了生财之道。这可能同时也证明了原来与俄罗斯合作是多么的错误。中国与俄罗斯近年来的贸易投资逐年上升,以油气资源为主的能源贸易始终占据主导地位。表面上看,俄罗斯对能源有绝对的供给优势,中国则需求迫切,两国的携手似乎是天作之合。但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能源已经成为俄罗斯手中最有力的筹码,在两国的交往中无处不在。

  对此,安邦一直呼吁,中国的全球能源战略不要太把俄罗斯当回事。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共计进口原油2.393亿吨,其中来自俄罗斯的只有1524万吨,占比刚到6%。这也表明,中国对俄罗斯原油的依赖并不大,但为何总是在这个问题上处于被动呢?

  在我们看来,除了资源优势的差异,可能还与双方的战略研究差别有关。陈功指出,俄罗斯方面随着中俄交往的增加,从企业到政府,都有专门的研究人员盯着中国经济形势变化。为什么俄方在今年上半年提出石油供应谈判?他们很清楚,今年是中国“十二五”的第一年,按惯例,各级政府都会掀起投资高潮,这样一来,能源供应势必紧张。中国国家发改委6月1日就承认,随着工业生产保持较快增长和进入夏季用能高峰后,未来电力供需矛盾会比较突出,部分地区电煤、成品油的供应将呈紧平衡态势。前4个月,六大高耗能行业综合能源消费增速高出规模以上工业综合能源消费增速0.4个百分点。在目前的态势下,拉闸限电、电煤供应矛盾都极难解决。俄罗斯坚决地抓住这个有利形势,立即行动,要求提价,让你不得不答应。

  反观中国,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国内相关企业和人士的精力并没放在有针对性的战略研究上,因为他们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搞房地产,也没打算花点钱让别人帮助想想。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出钱的不是他们自己。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俄石油谈判的结果并非真正的结果,而是涨价的开始。陈功指出,俄罗斯将在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提出新的价格要求。涨价可能是管道方面的,也可能是油品方面的,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总之,三个月后很可能有新的价格出现,肯定是只涨不跌,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的能源又会紧张了。最后,可能需要中国的副总理还得不辞辛劳地跑一趟。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