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宁思:中俄做生意一向不顺利 中国需小心

2011-6-3

    在胡锦涛主席将于6月访问俄罗斯之前,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七次会晤,5月31日在莫斯科结束,中国媒体报道说会晤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在重大项目合作方面双方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哪些合作迈出了如何重要的一步呢?报道引用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话说,用三句话可以对此进行概括:推进了已有的项目合作,开拓了新的合作领域,对重大关键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

    中国和俄罗斯在石油、天然气、煤炭、核电、水电和生物能等多领域开展合作,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如此的进展和硕果,这在全球能源双方合作中堪称罕见。

    而俄方报道就具体一些了,俄新社说,会晤中双方讨论有关未来长期供应俄罗斯天然气的问题,并且签署了相关的文件。俄国总统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在记者会上透露,中俄两国已就长期对化供应俄罗斯天然气的原则性问题达成一致。但定价公式还需要进一步的协商,负责能源的俄罗斯副总理谢钦表示,俄中两国打算制订向中国供应30年天然气的合同,并于6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俄期间完成签署。这项合同规定每年沿两条路线供应总量达6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我们注意到中俄两国能源谈判已经进行了7次,能够就是建立输油管道和买卖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交易。可是与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同,中俄之间的生意谈判,不仅多达7次,而且预料还会有多次,而且往往还要国家领导人亲自参与,何以如此,原来这生意实在是太难做了。其实我们回顾历史,从沙俄时代到苏联时代到新俄罗斯时代,中国人与老毛子打交道,从来就没有顺利过,甚至可以说几乎就没有赢利过。

    我们注意到尽管说这次会晤取得了圆满成功,但是做买卖最关键的是什么?是成交价。只有双方都同意买卖的价格才算是最后的成果。换言之,每年供应681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也好,供应合同30年也好,必须与价格联系在一起,才能够显示出交易的成果与否。未来天然气供应的定价公式如何解决,结果是否令双方满意,还要假以时日。当然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中国追求的是买卖双赢,不会占尽便宜。

    可是会不会为了战略合作而做赔钱的买卖呢,当然也不应该会。不过至少在过去多年间,在与俄罗斯做石油生意的时候,伙伴之间恐怕并不愉快。本台国际问题观察员鲁韬在今天所做的时事评述中就提到了两国此前在对华石油出口上的纠纷。话说在早前曾被高度评价的贷款换石油协议中,中国向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与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分别贷款了15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用于修建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输油管道,总共就贷款了250亿美元。

    俄罗斯则承诺从2011年起,每年向中国出口1500万吨,合计3亿吨原油,具体价格按照管道位于太平洋一端的科兹米诺港出口离岸价,按月修订。可是俄方利用中国贷款完成了这么多年来因为资金短缺而无法动工的石油管道之后,就在2009年底,单方面宣布将向通过管道运输的原油征收每年每吨大约60美元的管道费用,并且强调无论使用输油管道多长的距离都要适用这个价格。

    这所谓的管道费用从来没有包括在当年签订的贷款还是有的协议中,对中国方面后来提出的增加石油出口量,并且按照输使用输油管道实际距离,支付管道费用的折中方案,俄方不但完全置之不理,甚至压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耐人寻味的是,在本轮中俄能源谈判会晤之后,中方没有就那次贷款换石油纠纷是否解决发表任何的信息。

    而俄国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与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的代表,则向俄新社透露说,中方已经通过转账偿清了石油供应的欠款。欠什么款呢?这是否意味着中方对俄方的要求做了退让,才为这一次天然气谈判顺利进行奠定了基础。还有未知数是在制订天然气定价公式的时候,俄罗斯会否再搞一套那种相同的把戏呢?值得小心。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