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五”非常规天然气被明确列入发展

2011-5-31
    国家能源局预测,在“十二五”期间,天然气消费量年增速将达到25%以上,预计2011年消费量将达到1300亿立方米,2015年提升至2400亿立方米左右。而参考“十一五”期间天然气年产量约13.7%增幅,未来五年,天然气消费的缺口仍然很大。
    而在5月初最新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中,石油、天然气类别下,天然气的比重在增加的同时,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已经被明确列入了鼓励发展的类别。
    几乎就在这份规划颁布的同时,国土资源部传出消息,将于2011年第二季度启动的国内页岩气招标中,除了国务院批准的四大油气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之外,将首次有民营企业参与其中。新疆广汇集团、振华石油控股有限公司有望入围。
    围绕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的勘探与开发,正在成为“十二五”期间新能源探索的热点。而民营资本的介入,对于处于这个起步阶段的行业而言,其意义绝不仅仅是资金的投入。
    同样属于非常规天然气的煤层气,根据公开信息,煤层气开采仅从政策上获取的优惠包括:政府每年提供30亿元国债资金用于煤矿安全技术改造项目,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煤矿瓦斯治理;煤层气发电不仅优先上网,同时享受脱硫补贴电价;中央财政还对煤层气开采按每立方米0.2元进行补贴。
    然而,优惠政策却没能推动产业发展。这背后,与煤层气开采权和煤炭开采权分属于中直企业和地方企业不无关系——以资源最为集中的山西省为例,中石油、中联等中央直属企业拥有山西省煤层气开采权占登记面积99%以上,而晋煤集团等地方煤炭企业却握有绝大部分区域的煤炭开采权。其中出现重叠的区域自然引发利益归属的纠纷。
    在煤层气上的“试验”恐怕给决策层在制定开发页岩气政策上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中国能源研究学会常务理事张抗就认为,中国刚刚开始进入非常规天然气产业化开发,尤其页岩气短期内急需解决勘探开发及技术攻关难题,实施的途径除了自身研究之外,重要的是与国外企业进行合作。而刚刚结束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敲定了页岩气为两国未来能源领域的重点合作方向。
    然而这样的合作是否能够顺利实现,尚存疑问。因为合作通常包括并购和技术输出。众所周知,美国的限制出口政策一直强硬,尤其在高新技术领域,对于合作伙伴的考量不仅出于经济目的,同时也包含政治博弈。
    可以预期的是,在美国市场常见的技术参股、股权置换等形式会被频频应用。
    引入民营企业或许是应对这种合作的途径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页岩气若想如国土资源部预计在2030年达到1100亿立方米,占到中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5%,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加快发展速度。
    2006年美国页岩气产量为当年天然气总产量的1%,而2010年这一比例跃升至17%,超过1000亿立方米(2010年中国天然气总产量为944.8亿立方米)。五年间,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近20倍。美国由此不仅能实现天然气自给,更可能成为天然气出口国,这一转变被称为美国的“页岩气革命”。这背后,美国页岩气产业链上大大小小上万家企业功不可没。其操作模式多为小型企业联合提供技术,与本地石油企业联合前期开发,当项目进展到一定的规模时,全国性或者跨州的大型石油企业便进行收购。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统计,目前全美页岩气井多达上万个,参与页岩气开发的石油公司也已上万家。
    然而在国内,有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国内页岩气井仅有十余口,且由几家国有石油企业垄断上游经营,在没有充分的市场竞争情况下,勘测开发技术的效益并不明显,自然也少有企业涉足。
    发生在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是否能在中国得到复制?答案似乎并不明朗。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