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石油安全应两翼齐飞

2011-5-26

当前国际油价的高位震荡,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波效应持续放大。高油价带来了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增加相关产业成本,导致外汇支出增加、净出口减少。这不仅影响中国经济社会运行,而且影响中国石油安全。

  石油安全是中国能源安全的核心。应对石油安全挑战,我国须着重考虑和着力解决的两个突出问题是,扎实推进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建立、完善现代石油储备制度。

  推进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

  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一度紧缩的全球流动性因为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开始泛滥,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并进一步向实体经济蔓延,使全球通货膨胀压力加剧。同时,国际油价的持续上涨为中国加快建立现代石油市场体制,特别是给建立由市场竞争机制支撑的石油价格体系增加了难度。国际油价的高位运行大幅提高了成品油价格,也使关联性产业的生产成本上升,从而继续推高物价水平,抑制经济增长。因此,短期内改革成品油定价机制并不是好时机。

  然而,从长期来看,中国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应与国际油价形成机制接轨。中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方案,分别从2008年12月19日和200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通过改革,成品油价格机制变得相对合理,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原油价格挂得更紧,更能体现我们用油的成本。这不仅对节能减排大有好处,而且有助于优化经济结构,推动产业结构升级。

  不过,2008年以来政府的油价调整并未使成品油价格机制一步到位,而是给市场预留了充分的回旋余地。尽管改革推进了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市场化进程,但是新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仍然是政府指导定价。因此,很有必要进一步推进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解决从滞后油价向实时油价转变的问题,使国内成品油市场能更好地与国际原油价格直接接轨。

 此外,我国还应切实放开成品油批发环节,逐步放松对油源的控制,在石油进口上真正实现竞争。同时,尽快发展石油期货市场,坚持“两条腿”走路,改变中国在全球石油定价上的“失语”现象,争取更多的定价“话语权”,让石油价格能够真实反映资源性产品的稀缺程度。

  加快建立现代石油储备制度

 战略石油储备是石油消费国应对石油危机的重要手段,具有保障供应、减少风险、稳定价格的作用,能使本国在国际政治经济的风云变幻中站稳脚跟,取得主动,避免受制于人。显然,战略石油储备已超越了一般商业周转库存的意义。因此西方国家都把建立石油战略储备作为保障石油供应安全的首要战略。

 美国和日本是建立战略石油储备最早、储备量最大的国家。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最终形成了储备7亿桶石油的能力,可供300天使用。美国的企业石油储备远远超过了政府的储备,占到全国石油储备的2/3。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日本就建立了战略石油储备制度,并制定了《石油储备法》,强制国家和企业储备石油。该法规定,政府必须储备够全国使用90天的石油,民间企业必须储备够全国使用70天的石油。欧盟国家战略石油储备的主要特点则是建立官民一体化的战略石油储备。1992年,法国石油市场实行自由化,战略石油储备实行官民一体,民间储备占全国总储备量的75%。在德国的联盟储备中,官民联盟储备量占57%,民间储备量占26%,而政府储备仅占16%。

 美国、日本、德国等国战略石油储备的方式,对于正在着手开始战略石油储备工作的中国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其中最值得借鉴的是放开储备,实行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与一般商业周转库存相结合,国家储备与民间储备相结合,使石油战略储备实现多元化。

 建立石油战略储备制度,必须加快石油储备能力的建设速度,加大石油储备能力的投资力度。2003年开始,我国正式启动了战略石油储备基地的建设工作,当时选定的第一批储备基地现已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目前,二期建设正在加紧进行。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战略石油储备可用天数为30天左右,而日本的战略石油储备量可用169天,德国和法国的储备量分别可用117天和96天。可见,我国目前的石油储备,仍然和一些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必须加大石油储备建设的速度和投资的力度。

 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建立现代石油战略储备制度,必须实现石油储备的多元化。国家可以向民营企业开放石油进口,鼓励民营石油企业到国际市场找油,也可以租用民营石油企业的油库储存石油,让民营企业在中国未来的石油战略储备事业中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