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油站有点烦

2011-5-20

夏之烂漫渐近,民营加油站的冬季却还未离去。

在持续了近两个月的博弈后,面对石化双雄庞然的垄断壁垒,民营加油站苟延残喘中哀鸿一片。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中国石油市场中,民营资本的起伏轨迹印证了这个充满变数的事实。

时间倒退20年,改革开放的宏伟蓝图波及至石油市场,随着党中央、国务院对民间资本进入石油市场的一声号召,举国上下民营石油流通企业如雨后春笋迅速崛起。在彼时相对宽松的政策下,由民营资本组成的石油力量一度占据了中国石油市场的半壁江山。

也正是那时,以福建“油商”为代表的民间石油群体率先走上了这条流动着“黑金”的财富之路。在1992年后的六年之中,兴建加油站、从事石油批发也成为当时被公认的最为赚钱的行当。

然而,好景不长。1998年,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相继成立。由此,中国石油体制也迎来了坚冰难化的垄断时代。

即便如此,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民营油企依旧还能依靠自身灵活的方式在市场夹缝中释放张力,但随着油价的持续飙升,属于民营油企的繁荣时代也随之走向了黯淡。

据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08年10月,全国民营加油站多数陷入亏损境地,其中三分之一难逃倒闭厄运。

随后,一场席卷而来的金融危机再一次点燃了民间资本流向石油领域的投资浪潮,在油源充足,油价骤降的刺激下,民营油企和加油站又迎来了一波四散蔓延的黄金发展期,短短两年时间内,民营加油站数量又悄然增加了近三万家。

不料,新一轮的挤压周期再次来临。国际油价屡创新高,国内成品油市场持续火爆,石化双雄追逐利润的野心扼杀了民营加油站的美好梦想,也斩断了民营加油站赖以生存的油源供应。

几番暗战,几度博弈,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多数民营加油站丧失了自我拯救的能量,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地终究在与“巨无霸”的较量中拱手相让,“被吞并”成了他们煎熬中最为敏感的词汇。

而对于石化双雄而言,常以“油源紧缺”为理由对民营加油站的断供行为则似乎难逃“预谋”嫌疑。

3月,中石油对旗下炼厂进行集中检修,大连西太、大港石化、兰州石化等主要炼厂都被列入检修计划。与此同时,中石化也在同一时期决定对旗下炼厂进行大范围检修。源头断流,民营加油站望油欲穿、苦苦支撑之余也终究难敌石化双雄的釜底抽薪。

时至今日,民营加油站抗衡石油巨头的暗战早已被公诸于台面之上,在一批紧接一批“油老板”选择退场后,重庆市涪陵区民营加油站则通过采取向涪陵区外的非中石油、中石化供油企业买油的方式,迫使两大石油公司不再限供。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