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从制度上保民营加油站供给

2011-5-20

几天前,被停供、限供几个月的重庆涪陵民营加油站通过采取向涪陵区外的非中石油、中石化供油企业买油的方式,迫使两大石油公司不再限供。5月3日,两大石油公司在涪陵已放开汽油供应。

 诚如此前有媒体所指,不单是涪陵,今年以来全国大多数地区的民营加油站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油料供应短缺,这种无油可供的窘境则恰是我国成品油供应出现紧张的预警信号。对于有关部门而言,要有效应对越发严重的“油荒”威胁,保障公众成品油消费,其关键也正在于尽快改革目前的成品油销售体制,从而充分保障民营加油站的油料供应。而此次涪陵加油站的“自救之举”更说明,中石油、中石化这两大国有石油巨头在应对“油荒”威胁的过程中,显然需要担当起更大的社会责任。

 目前,民营加油站数量几乎占到了全国加油站总数的一半,在部分地区的成品油销售市场上,民营加油站所占的市场份额总量还要远高于两大石油巨头。因此,民营加油站的单个规模虽无法与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国家队”“正规军”相提并论,但其对成品油终端销售环节的影响力却不容小觑。2008年,正是由于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民营加油站遭遇两大石油公司全面限供,令市场上几乎“无油可卖”,进而引发了公众强烈的恐慌情绪以及非理性买油甚至“屯油”的“羊群行为”,“油荒”也就此发端。

 另一方面,在“无油可卖”但却仍要承担高昂租金乃至固定开销的情况下,大批民营加油站也会遭遇严重亏损甚至直接破产,只好关张大吉。即便其间,中石油、中石化可以借机扩充旗下加油站数量,但是人员招募和设备更新所需时间也使得这种扩张注定赶不上民营加油站倒掉的步伐。从而导致普通消费者的购油困难进一步加剧,消费者的加油用油成本也会大为增加,消费者为了加一次油,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油料损耗和等待时间。这种非生产性支出的增长也在事实上削弱了公众总体的社会福利。同样是2008年油荒过程中,民营加油站倒闭三分之一,亏损更有一万多家,而同期两大石油公司加油站数量也未出现显著增长,民众成品油消费受影响也极为巨大。

 可明知限供断供的负面效应,两大石油公司今年却仍旧对民营加油站“故伎重演”,其背后的原因正在于两大石油公司不仅是炼油企业,同时也有自己的终端销售业务。此次涪陵民营加油站的“借力打力”则完全暴露了石油巨头们出于各种目的刻意歧视打压民营企业而不惜引发油荒隐患的一己私心。

 有鉴于此,有关部门完全可以参考国外经验,根据民营加油站正常年份成品油进货量或在数年销售额均值基础上,为其设立购油额度,强制要求国有石油企业为其留出一定数量的成品油供给,从而最大限度保障公众的成品油消费。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