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加速煤层气开发要过“两道关”

2011-5-11人民政协网
    近些年来,我国煤层气的发展获得了许多有利的政策条件,但是,煤层气开发却依然是进展缓慢,其中既有技术上的原因,也有体制上的原因。只有解决技术上的欠缺和矿权重叠这两个关键问题,才能改变目前煤层气缓慢发展的现状。
    “大规模的煤层气开发虽然已经起步,但仍面临着不少困难,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听到煤层气“十二五”规划将出的消息后,山西一家煤炭企业的负责人张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
    在他看来,近些年来,我国煤层气的发展获得了许多有利的政策条件,但是,煤层气开发却依然是进展缓慢,其中既有技术上的原因,也有体制上的原因。
    根据中国证券报的报道,国家能源局拟定中的煤层气“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我国煤层气总体抽采量目标为210亿立方米,其中地面抽采量为90亿立方米,井下抽采量为120亿立方米。这是“十一五”规划目标的两倍多。目前,煤层气“十二五”规划已完成初稿并交由各方审议,最快于今年7月对外发布。
    这是一个新型能源备受追捧的时代。煤层气用途非常广泛,可以用作民用燃料、工业燃料、发电燃料等等。据悉,1立方米纯煤层气的热值相当于1.13L汽油。
    然而,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现在中国煤层气勘探开发能否迅速发展,主要取决于能否解决技术上的欠缺问题和矿权重叠的体制问题,只有这两个关键问题解决了,才能改变目前煤层气缓慢发展的现状。
    开发技术欠缺
    “当前煤层气开发缺乏针对低阶煤煤层气资源特点的勘查开发技术。”新疆自治区政协委员杜鲁坤·托乎提说。
    杜鲁坤·托乎提告诉记者,国内率先实现煤层气地面商业化成功开发的地区是沁水盆地,针对的是高煤阶无烟煤。而国内在低阶煤煤层气勘查开发方面还没有突破。
    而具体到新疆的煤田,则是构造复杂,煤层倾角大,煤体结构复杂多变,煤层风化带埋深普遍较深等增加了煤层气勘查开发的难度和风险。
    据杜鲁坤·托乎提透露,新疆的煤层气资源十分丰富,主要分布在准噶尔、吐哈、塔里木、天山等盆地(群),2000米以浅的煤层气资源量约9.5万亿立方米,约占全国煤层气资源总量的26%。
    然而,由于技术原因以及地域上的局限性,新疆煤层气资源勘查严重滞后。煤层气地面开发利用还是空白,煤矿瓦斯抽采利用也刚刚起步。
    “煤层气基础研究薄弱,针对新疆低阶煤煤层气资源特征和大倾角巨厚煤层的煤层气勘查开发技术的欠缺成为新疆煤层气资源开发的瓶颈。”杜鲁坤·托乎提说。
    中石油煤层气公司副总经理徐凤银对此也有同样的感触。“造成缓慢的原因,我们认为主要是技术问题。”徐凤银在近日举行的中国非常规油气峰会2011上这样表示。他明确指出:“现在中国煤层气勘探开发能否迅速发展,主要取决于技术问题而非资金问题。”
    一直以来,我国的煤层气开采技术一直以引进为主,对外合作依赖程度比较高。在徐凤银看来,中国本身不同盆地的地质条件就有很大差别,应针对不同的储存条件开发不同的勘探技术,研究符合我国煤层气地质条件的、指导煤层气生产实践的开发理论。
    制度难题:矿权重叠
    让杜鲁坤·托乎提忧心的,还有煤层气与煤炭、石油天然气矿业权重叠问题。
    “煤层气与煤炭、煤层气与石油天然气矿业权重叠问题造成煤层气勘查开发与煤炭开采之间、煤层气勘查开发与石油天然气勘查开采之间的不协调,矿业权人和投资者的利益难以得到有效保护。”杜鲁坤.托乎提说。
    在杜鲁坤·托乎提看来,煤层气与煤炭、石油天然气矿业权重叠,既不利于调动各方面参与煤层气开发利用的积极性,也影响了煤炭产业的发展。
    杜鲁坤·托乎提透露,目前新疆还没有煤层气采矿权,仅有6个煤层气探矿权,其中,新疆煤田地质局一五六煤田地质勘探队(气体勘查甲级资质)拥有4个,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拥有2个。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煤层气属于国家一级管理矿种,矿权设置由国土资源部管理,而大部分煤炭资源的探矿权和采矿权由所在地政府管理,这一制度设计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煤层气与煤炭两种矿权设置重叠的问题。
    “目前,煤层气开采是部一级发证,煤炭开采则是部省两级发证。”张明说。在他看来,一些拥有煤层气矿业权的企业不是积极开采煤层气,很大程度上就是先占资源,“围而不采”,而地方煤炭企业对此却毫无办法。
    在张明看来,矿权设置重叠所造成的问题,就是有开采权的企业对煤层气的重视不够,不积极地去开采。地方煤炭企业想重视,但又没有开采权。
    “政策体制的不顺畅,加上利益各方的合作不融洽,使得不少煤层气被白白燃烧掉,没有发挥它应有的效用。”张明说。
    记者了解到,中石油近两年和煤炭企业形成了3种合作模式。分别是:沁南模式——在矿权重叠区协议划分,分别开采,下游利用方面合作;潞安模式——采煤采气一体化;三交模式——共同开发,先采气后采煤。
    让煤层气开发走向春天
    近年来,世界各国对发展煤层气都提出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措施。我国也出台了很多鼓励措施,如价格优惠、税收优惠、开发补贴、资源管理、矿权保护等方面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对煤层气开发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2007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专门组建了两个煤层气相关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科技部在16个重大专项中也专门设立了大型煤气田及煤层气开发国家重大专项。
    据初步估计,到2015年,我国煤层气地下开采将达到100亿立方米,总体达到200多亿立方米。到2020年,随着勘探开发力度的增加,地面开采利用将会远大于200亿立方米。
    为加快煤层气的开发和利用,杜鲁坤·托乎提建议,建立煤层气勘查开发专项基金,并选择煤层气资源条件较好的区域,以政府出资为主,建立煤层气勘探开发示范区,以示范区煤层气的成功开发,带动煤层气产业的发展。
    “政府应统筹协调煤层气勘查开发的矿权设置,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减少和杜绝煤矿瓦斯事故发生,加快推进煤炭资源的‘两个可持续’发展。”杜鲁坤·托乎提说。
    杜鲁坤·托乎提还建议,煤层气的开发,采取地面开发与井下抽采瓦斯发电相结合,地面开发与井下抽采瓦斯提浓相结合的形式,实现资源的有效利用。鼓励、引导各类社会资金特别是综合实力强、技术条件优越的企业集团投资煤层气资源勘查。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调度中心潘伟尔博士曾撰文指出,我国煤层气开发利用要想走向成熟,选择的路径应是:确立“煤层气资源矿业权与煤炭资源矿业权分离,煤层气开发优先”、“整装煤层气资源区块必须整装开发利用”等资源配置原则;经济政策的选择应是:刺激煤层气开发商的积极性,让煤层气开发商有利可图,经济政策刺激的核心是低税、管道输送和煤层气价格支持。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