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何又在东海掀风浪 抢占资源姿态“咄咄逼人”

2010-5-31
位于日本岛南端约1740公里的冲之鸟,是一块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礁石。除了加快资源开发的脚步外,日本还再三渲染中国“侵入”日本“管辖海域”的论调,在东海制造新的冲突点。
  位于日本岛南端约1740公里的冲之鸟,是一块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礁石。近日,日本针对这块礁石采取的小动作,再次触动中日两国有关海洋权益的敏感神经,同时也给本不平静的东海投下又一颗“炸弹”。
  四五月份的东海暗流涌动。围绕海洋主权划界、岛屿归属、海洋资源开发这三个主要问题,日本频频在东海制造紧张气氛:一方面渲染中国在其所谓的“日本所属海域”做出“挑衅”行为,另一方面通过强化海洋资源战略,加快勘探东海海底资源的步伐。鸠山政府上台后曾表示要将东海变成“友爱之海”,为何又屡屡制造冲突点?“友爱之海”会不会变成“冲突之海”?
  日出招抢占海洋资源
  5月18日,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低潮线保全和基地设施整备法案》。这一法案要求保护日本最南端的“冲之鸟岛”(中国称冲之鸟礁)和最东端的南鸟岛等,维护日本海底资源开发和专属经济区的权益。该法案要求在“冲之鸟岛”上设立经济活动基地,同时在南鸟岛周边推进海底资源的开发。
  所谓的“经济活动基地”是日本政府建设“冲之鸟岛”的一项长期规划。去年11月,日本《产经新闻》曾披露说,日本政府计划大规模扩建“冲之鸟岛”,在上面建设大型港湾以及可供长期居住生活的设施。日本政府还宣称,要在“岛”上驻扎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职员,以强调拥有领土“主权”,确保资源开发和渔业等经济利益。为了这项远大规划,日本国土交通省在2010财年预算案中列入了7亿日元(约合5600万元人民币)的预算。
  “日本其实是在玩文字游戏,其真正目的是要以冲之鸟礁为立足点,扩大周围所谓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资源开发。”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说。
  刘江永指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冲之鸟礁不能称作是岛屿,日本明知自己理亏,于是便在文字上打‘擦边球’,将圈占资源说成是经济活动,好让外界相信冲之鸟是一座岛屿,真可谓煞费苦心。”
  冲之鸟礁由周围约10公里的珊瑚礁组成,从国际法上讲根本称不上是一座岛屿。但是日本近年来想方设法要把它打造成“岛”,以便将“冲之鸟岛”作为基点,获得半径为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进而圈占经济区内的自然资源。为此,日本在经营这块小小的礁岩上没少花心思,又是加固水泥墩,又是进行珊瑚养殖。
  中日海上摩擦频繁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在东海资源开发方面的姿态“咄咄逼人”。4月25日,日本综合海洋政策本部提出了“海底资源能源确保战略”的政策构想。其中最具争议的一点是,日本将在2015年之前完成对中国钓鱼岛东北海域和八丈岛南部海域的勘探。分析人士认为,这完全是针对中国在东海开发油气资源的对抗举措。
  除了加快资源开发的脚步外,日本还再三渲染中国“侵入”日本“管辖海域”的论调,在东海制造新的冲突点。
  4月上旬,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穿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并举行了例行性演习。期间,日本海上自卫队派遣“朝雪”号护卫舰一路跟踪监视,中国舰载直升机则飞抵“朝雪”号上空警戒。随后,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指责中国海军“挑衅”。
  5月3日下午,中国国家海洋局海洋调查船“海监51”在中国海洋经济专属区海域,驱逐日方测量船“昭洋”号,双方展开了约3小时45分钟的追逐。日本海上保安厅颠倒黑白,称日方测量船“昭洋”号是在日本“专属经济海域”进行调查,却“被中国海洋调查船跟踪”。对此,中方回应说,“海监51”是在中国主张管辖海域执行巡航执法任务。
  仅过了3天,日方再度就“越界”问题制造事端。5月6日上午,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部在奄美大岛西北约325公里的外海,发现台湾的渔业调查船“水试一号”而予以警告。台湾渔业调查船立即回应称,“该海域是我方认定的专属经济海域,希望日方勿干扰作业”。
  与此同时,日本媒体又开始炒作钓鱼岛问题。5月1日,共同社报道称,台湾民间团体“中华保钓协会”执行长黄锡麟正在推动成立“全球保钓大联盟”的计划。黄锡麟准备在明年6月17日日美签署所谓的“冲绳归还协定”40周年之际,由该联盟向旗下团体发令,让“来自全球各地的船只、热气球及直升机剑指钓鱼岛”。
 日本政治气候暗变
  “仔细揣摩日本今年的政治及外交走向不难看出,日本最近频频在东海生事,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清华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谈到。
  刘江永说,鸠山由纪夫担任日本首相后一方面争取与美国建立对等的关系,另一方面通过建设东亚共同体推进与中国的关系,这种外交思路早就引起了日本国内鹰派和美国鹰派的强烈不满。特别是在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上,鸠山政府和美国闹得很不愉快,愈发引起了日本国内一些势力对日美同盟可能被削弱的担忧;而在这些人看来,日美同盟得以维系的重要前提就是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因此,“中国军力威胁”的声音在日本又有所抬头。
  刘江永指出,受国内政治气候的影响,鸠山的外交政策有所回落。“在今年1月份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方针演说时,鸠山再次强调了日美同盟的重要性。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日本也最终屈服了美国。”刘江永说,7月份日本要举行参议院选举,这次选举事关鸠山政府的政治前途,而目前鸠山首相因为普天间搬迁一事遭遇民众信任危机,支持率不断下滑。因此,不排除鸠山政府利用打“中国牌”来争取选票。“越临近7月份,中日之间发生摩擦的几率越大”。
  刘江永还谈到,今年年末,日本新防卫计划大纲将出台。2004年日本的防卫计划大纲首次点了中国的名,将中国的军事力量现代化列为关注重点。“目前,日本国内有些人企图保持自民党对华的防卫立场,不排除有人授意在这个时候制造‘中国威胁论’。”
  还有专家认为,日本近期在东海问题上态度强硬,是想给中国施加压力,以促使中方早日同意共同开发东海油气资源。
  今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岛保护法》正式施行,这是中国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来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无形中让日本感到压力。而在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上,日方一直敦促中方就共同开发问题展开“条约谈判”,因为日本担心中方目前在东海相关海域的油气开发,会“像吸管一样把原属日本的油气资源吸走”。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林晓光指出,出于谈判策略的考虑,日本企图单方面改变东海态势。
  东海不会擦枪走火
  专家认为,尽管东海目前“风浪不断”,但鉴于当前的国际大势以及中日相互依赖的不断加深,日本在东海油气田、钓鱼岛等事关领土主权的重大问题上,不会采取过激的举动令中日关系降至冰点。但不能排除的是,在传统安全思维的影响下,在日方认定的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日本的对华立场会趋于强硬,由此导致的双方摩擦恐不会停止。
  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认为,像参拜靖国神社一类的困扰中日关系的“政治障碍”已经明显得到缓解,目前中日两国高层互动良好,双方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以及一般纠纷上都会有所节制,这使得东海问题不致恶化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刘江永也表示,东海摩擦虽然对中日两国推进战略互惠关系不利,但不代表鸠山政府的对华政策变调。“鸠山本人对推进中日关系还是很有诚意的”。
信息来源:《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信息订阅
业界访谈
姜兆巍:中油中泰阶梯气价勇当先
提起中油中泰燃气投资集团,大家并不陌生,但是把他与新政策、新技术、新产品、新面貌联系起来却不多见,通过这次…[详情]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京ICP证020082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0号
工商红盾网站注册标号: 010202002052000296号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北京市海淀分局1101081633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4604